画家谈芃芃写生与创作

所属分类:了解美术 > 油画知识 > 正文

画家谈芃芃写生与创作

 

芃芃,1963年出生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。

 

1986年毕业于北京中医学院中药系,获医学学士学位。从事油画学习多年,接受过国内知名画家和教师的指教,又直接获益于国外诸多博物馆中大师们的原作。

 

我以前是学医的,当过老师,后来就辞职了。小时候跟杨飞云学过画画,高中毕业时想考北京的大学,当时觉得考中央美院没把握,但考理工科我是有把握的,因为我学习成绩很好,后来就在北京中医学院上的大学。

在学医之前我就画画,但当时学得比较简单,画素描、速写,基本上连色彩都没怎么摸过。但是我觉得我的环境好,因为后来一直在美院这个圈子里,而且我觉得大家的鼓励很重要,我一画大家就叫好,自己后来也就欲罢不能了。

这次到云南写生,其实我自己倒不是很满意,因为云南的变化太大了,把握不住。我这次体会较大的是,写生有时候是检阅你功底到底行不行的方法。通过写生会把你的很多毛病、弱点暴露出来。它不像你画室内画,你可以琢磨,因为你有充分的时间去弥补你的不足。在外面写生根本不允许你有长时间的思考,尤其这次去云南,天上的云彩瞬息万变,弄得我们很不从容裕如。

 

风景写生和创作之间的关系

 

我觉得两者之间是不能分开的,它们应该是一起的,因为在写生过程中有很多东西需要画家主动来做,不是见到什么画下来就完了,而需要提炼,而且在那么复杂的情况下要抓什么、舍什么,都是很主动的,所以我觉得写生也是一个创作过程。“创作”还有一个含义,指主题性创作,我想除了这个含义外,尽量不要把写生和创作分开。

 

风景写生对我的艺术道路上的发展的影响

 

因为受条件的影响,我一直待在家里画,静物画得比较多。如果出去画写生我就特别高兴,因为面对大自然,是全身心、单纯地关注在一个点上,不会再考虑其他的事情,所以这次写生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好的机会。在画室里呆长了,总是有点麻木的感觉。在面对大自然的时候,你每天都在一种激动的情绪当中,我觉得挺好的,到时候在你的作品中就能反映出来。我觉得艺术家应该下去写生,要激动起来,不要老是冷冷静静的。

创作需要写生,我很在意写生。我觉得画应是有灵魂的,是要有感动人的东西的,要打动自己,自己激动起来了才能打动别人。有时候能力方面的不足能够在画室里掩盖,但是在很短时间内,你能否准确地抓住这种感受,那要看你的真本事了,或者说你的概括能力是不是够好,能不能敏锐地抓住最主要的东西。这次下去我就发现,写生能一下让你知道你在哪方面缺欠,所以我觉得写生特别有好处。

 

器皿 布面油画

器皿 布面油画 91×73cm 2005年

 

初秋 布面油画

初秋 布面油画 27×35cm 2005年

 

我画的东西都是我看到的和我想画的。这么多年,我把世界上大的美术馆全看过了,有的不止看过一回。我觉得我的眼睛是有标准的,自己的东西差在哪还是能感觉到的,在画的时候还是应以自己的感受到的为主。你画完后觉得这张画不满意,你可以慢慢思索,但是画的时候,还是因为对象感动你你才会去画。你想画,有感觉才去画,要不就没意思了,我画画都是这样。

我画的时候不会考虑太多的东西。杨飞云也怕我考虑多了,他就觉得别人的称赞、批评都会影响你,我觉得可能多少会影响。我以前很自然,只是把自己当学生。但是这两年别人都夸你,你就有点在意别人的观点了,我觉得这种阶段可能每个人都遇到过,所以我不太参加活动,一个是觉得自己画得还没那么好;另外觉得这样更好,别到时候自己乱了套。

我大学毕业后当了两年老师就辞职了,我们就去了美国。回国之后画画就一直没有停下来。当然生孩子,管家务,分出了一些时间,只要有整块时间我一般都用在画画上。我画画特别慢,我出去画的俄罗斯的风景画那么小,别人的大画早画完了,我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就是画不完。当然可能更多时间是在思考,这个画面的结构问题,画面的协调问题等等,画的时候想着怎么概括。

有时候大家说我的画好,结构好,有力度,其实我没在这方面做过研究。可能一方面我是学理工科的,思维本身就具有一种科学的逻辑性。另外,可能是我从骨子里就喜欢这种东西,我觉得在这方面我天生就是这样的。在写生过程中我在色彩方面用劲比较大,老是觉得不准确不够用,所以我的画一般比较浓、比较重。我不喜欢很漂亮的颜色,我在家画静物也是,一块颜色会折腾半天,直到心里觉得够劲了。我画风景也是那样,不是说我画一遍就行了,调来调去地画,所以就比别人要慢。

我在画的时候,并没有画得很深入,很细致。我是从整体上把握,始终重视一个整体的协调关系,我自己也好像不喜欢细节的东西,就是不喜欢自己掉进去。写生过程是一种主动和被动的关系,一个是主动,就是要主动地去组织画面,去结构画面,去主动地认识客观的东西。另一方面又一定要尊重客观的东西,否则的话只是杜撰就完了,又不能被客观牵着走,这个分寸随时都是要把握的。所以,我就特别怕我自己陷入被动当中,如果有的时候我自己没感觉,为了一个东西陷进去了,就觉得很痛苦,很没意思。

 

老房子 布面油画

老房子 布面油画 27×35cm 2005年

 

飘动的云 布面油画

飘动的云 布面油画 27×35cm 2005年

 

虽然我不喜欢追求细节,画得很笨拙,但我在画画的时候,每个点、每条线都是对客观事物的观察的一种概括、表现。有人说我的画耐看,初看起来好像很粗犷,但是很有内容,每一个东西都很讲究。

我很爱读书,我读完书并不是记住哪句话了,但是我觉得这么多年来心里积累了一个东西,包括我看了很多博物馆,我觉得心里应该有要求、有标准。其实我的画都没达到我心中的标准,但是我还是有这个追求。

 

山村 布面油画 

山村 布面油画 27×35cm 2005年

 

从内心讲,我好像特别要求一种画面的结构,找画面,下笔,我肯定要从这着手。其实在画的时候并没有想这些,我只是觉得这张画不这么画就立不住,没意思。这可能跟我喜欢塞尚有关系,为什么喜欢塞尚我也不清楚,大家都说我的画像塞尚,我看他的东西就觉得特别够劲,够份量,就是那种感觉。我觉得这好像是天生的,就是心里的一种要求。至于其他色彩方面的,我见到美院这些先生们就要问他们,到现在我都觉得自己还没弄清楚。

我画画慢,是因为每一个颜色都要调半天,所以常常就会脏了,但我觉得脏了也不见得就不好看。但在这方面我常常苦恼,怎样才能控制,包括这次去云南写生我都不满意,总觉得特别被动地被赶着跑,不像在俄罗斯画写生的时候时间那么充裕,自己知道自己在控制它。可是到了云南就觉得控制不了了,所以觉得有些扫兴。我对色彩的认识就是杨飞云教的那些基本的东西,其实我觉得到现在我都不太懂。很奇怪,大家也说我的色彩很好看,我想这可能是种天生对色彩的感觉。随着年龄的增大,有些东西自然就要失去了。

我觉得写生对我国的油画艺术的发展仍然很重要。从西方大师的画中你可以看出他们具有很好的写生基础。只要还在绘画领域,我们要把它做得更完善更好,其实还是一个向前走的过程。

 

相关知识 - 技法

靳之林先生谈风景油画写生

靳之林先生谈风景油画写生:要一直把油画写生坚持到底。写生和非写生是对立的,写生和创作不是对应的关系。
 油画知识

画家王征骅谈油画写生

画家王征骅谈油画写生:写生和绘画是不能分开的。写生产生了欧洲的古典绘画,没有写生不可能有那么好看的油画。是否需要写生,本来不应该是一个问题,只要是绘画就必须进行写生。
 油画知识

画家王征骅谈油画写生

画家王征骅谈油画写生:写生和绘画是不能分开的。写生产生了欧洲的古典绘画,没有写生不可能有那么好看的油画。是否需要写生,本来不应该是一个问题,只要是绘画就必须进行写生。
 油画知识

画家张义波谈油画写生

画家张义波谈油画写生:绘画问题在写生中一步步解决。各个阶段它要研究的问题也是不同的,所以进行不同的写生。
 油画知识

风景油画写生的几个问题和建议

李贵君关于风景油画写生的几个问题和建议:色彩风景写生与创作之间的关系;风景写生的关键;给初学风景写生的同学一点忠告。
 油画知识

画家朱春林谈油画写生与创作

画家朱春林谈油画写生与创作:写生的积累潜移默化地对创作产生影响。对于初学者来讲,写生是训练,是通过写生来提高色彩,在画创作的时候需要大量的写生积累。
 油画知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