画家冉劲松谈油画写生

所属分类:了解美术 > 油画知识 > 正文

冉劲松,1963年生于贵州。1986年毕业于贵州民族学院。199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研修班。

 

写生过程中实践着审美的思考

 

艺术的本质应该是换得心灵的自由,这也是生命历程中最高的目标。在外写生,使我脱离了城市的喧嚣,与一群快乐的同道,在快乐的嬉戏中,进入了一个非平常生活的阶段。我的心中充满了崇高感。美是自由的一种外在表现,但绝不是我们摆脱自然与解脱一切无知影响的自由,而是我们作为人在自然之内所应有的自由。在美的环境中,我们感到自由,是因为感性的冲动和理性的沉思相互和谐。在崇高的心灵中,我同样感到自由是因为精神在这里行动,就仿佛除了绘画本身的规则之外不受任何其他规则的支配。

作为热爱写实绘画的画家,美是这一艺术的基石。我崇尚人类心中至高至善的美,认为美是人类天性中内在的追求,因而追求美就得更加神圣。外出写生,在感知自然的同时也在感知着生命。当我们将感觉到或看到的景物,通过我们的画笔呈现在画布上时,犹如游戏上的活动,在千变万化的光彩色彩之中,在追寻着实在与形式、偶然与必然、被动与主动的过程中获得巨大的满足感,感性与理性的双重天性在一笔一画在过程中发挥。席勒认为:“游戏冲动与形式冲动间的集合体,是实在与形式,偶然与必然,受动与自由的完成,这种理性和感性双重天性同时的到发挥,而人性的完成就是美。”这就是说:美是有两种对立的冲动产生的。理性的美是实在与形式达到最完美的平衡的产物。

然而,我深深地感到,这样的平衡在绘画活动中实难以实现的,因为有时感性冲动占上风,有时理性分析占优势,所以说理性的美只是一种观念,在现实中美是带有双重性的。这就可能是有些画面很感人但不完整,而有些画面很完整但不感人的原因吧。

 

关于写生作品的价值

 

既然完美的平衡不存在于现实中(完美可追求而不可及),那么写生作品的价值何在呢?“师古人,师自然”,固然是一种可贵的学习态度,然而同时更应该在自然中感知真理,对诸多的问题反复提出,思辩论证后,艺术才能得以推进。在自然中深入体验,在感性与理性的交替中领悟绘画中内在的因素,并开启一扇认识表述之门,这种认识是刻骨铭心的,是充满独立思考的,是进入血液的,因而才具有独立的思维方式和表述特征。

如果一幅绘画作品,是通过独立思考实践获得的结论后,才从权威处得以证实,这样的作品是有价值的,相反,如果是将过去大师的观点、技巧、技法,甚至作品的样式,不通过自己的思考和感受死搬硬套,那作品是不会有高度和深度的,仅仅是悦人眼目罢了。因而单纯在家通过图片,通过画册获得的东西,没有亲历感受,绝对不可能是真实可信的,更不可能是感人的。所以,只有通过面对自然在感性与理性的游戏过程中,在对生命个体的无尽拷问的沉思状态下,才可能产生出生动鲜活的作品。这是一个漫长的持续过程,只有在这种持续的过程中,才能真正感知到美的真实和美的价值。若是依赖社会公众的力量是没有判断力的表现。因此,“寻源”写生仅是一个开始,在不断地寻找过程中建立自己独立思考,完善表述能力的基础上,构建自己对绘画的认知,关注艺术的发展将是一个永恒的追求。

 

晴空下的古城门 布面油画

晴空下的古城门 布面油画 44×32cm 2005年

 

卧牛 布面油画

卧牛 布面油画 46×30cm 2005年

 

古镇 布面油画

古镇 布面油画 46×30cm 2005年

 

相关知识 - 技法

画家谈芃芃写生与创作

画家谈芃芃写生与创作:尽量不要把写生和创作分开。它们应该是一起的,因为在写生过程中有很多东西需要画家主动来做,不是见到什么画下来就完了,而需要提炼。
 油画知识

画家徐小东谈油画写生

画家徐小东谈油画写生:色彩写生是一个艺术家创作的重要手段,其中的意义只有在不断的实践中才能体会。
 油画知识

画家杨沛谈油画写生

画家杨沛谈油画写生:你进入创作状态中的写生就是创作,没有进入创造状态的创作顶多算是个插图或是一篇说明文。
 油画知识

画家孙文刚谈油画写生

画家孙文刚谈油画写生:写生是人对自然的直接反映,是最天然、最真诚的流露,是一种纯艺术的心里活动,正所谓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。”
 油画知识

画家阿良(邵伟良)谈油画写生

画家阿良(邵伟良)谈油画写生:要想把神圣的秩序之美表现在艺术作品,第一,要紧贴自然,第二,要紧贴心灵,第三,要紧贴绘画规律。
 油画知识

画家王晓宏谈风景油画写生

画家王晓宏谈风景油画写生:一个艺术家如不到生活中,自然中去,就不可能有真情实感。
 油画知识